aka0704

我为王凯念诗词-嫌疑人X的献身提档0331

我为王凯念诗词-嫌疑人X的献身提档0331

 

临江仙
苏轼
夜饮东坡醒复醉①,归来仿佛三更。家童鼻息已雷鸣。敲门都不应,倚杖听江声。 
长恨此身非我有②,何时忘却营营③。夜阑风静縠纹平④。小舟从此逝,江海寄馀生⑤。
[注释] 
①东坡:地名,在黄州。苏轼曾盖房舍“雪堂”等五间在此居住因此地名“东坡”,苏轼遂自号“东坡居士”。 
②此身非我有:报怨不能按自己的理想去生活。 
③营营:来往匆忙,频繁的样子。这里指为私利奔走操劳。《庄子•庚桑楚》:“无使汝思虑营营。” 
④夜阑:夜深。縠(hú)纹:形容水中细小的纹。是一种绉纹的纱。 
⑤江海寄馀生:指以后要隐居江湖。
[赏析] 
这是一首即事抒情之作。上阕叙事,着意渲染其醉态。写夜醉回到居所,家童已睡熟,无人开门,只得“倚杖听江声”。酒后静立于夜深的长江边,很容易触发联想。下阕就写酒醒时的思想活动,几经挫折,受尽冤屈;满腹才华,却落得获罪流放的下场。躲开名利场,乘坐扁舟,归隐江湖。全词写景、叙事、抒情、议论水乳交融。语言畅达,格调超逸。

评论

热度(68)